您的位置: 首页  校友文苑

大学春秋 

 

孩提时光,每逢高考发榜时节,我们这些小屁孩饶有兴趣做的一件事,就是追逐邮差走街串巷登门投递榜单。几家欢乐几家愁,及第者如释重负,笑逐颜开,奔走相告;落榜者灰头土脸,满面愁云,深居简出。读小学方知学海无涯;念初中倍感知识就是力量;上高中领悟金榜题名乃是人生四大喜事之一。高中的一位政治老师直白:考进大学和考不进大学是穿皮鞋和穿草鞋的分水岭,这是对古训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的最好批注,也是那个时代某个侧面的一个写照。 

 

 

校友曹祥深近照

我是66届高中毕业生,高三的品德评语其中有一条各科成绩优良。为此,学校领导专门找我谈话,希望我报考名校,为校争光。岂料,不久开始了横扫神州大地、折腾十年的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使高考被无限期地推迟了,12年所学知识付之东流,令我万念俱灰。所幸到了1977年,春风浩荡,一个改变中国和一代人命运的决定宣布了:恢复高考!但我因为处于谈婚论嫁阶段,错失了1977年的高考机会。后来听说在校大龄大学生有结婚指标,在1977年分别考进复旦和交大的两位知己的耐心规劝下,这才触发心机重圆大学梦。此外考大学的另一个动机是想改变一下生存的状况。我从崇明农场上调返城,被分配在华东建筑机械厂铸造车间有毒的有色金属造型小组。旧社会讲:打铁、磨豆腐、做翻砂是最苦的三个行当。

当年《文汇报》头版刊载的高考要闻中说,历届生只能报考农林文史及师范,我对理科情有独钟,第一志愿填写的是上海师大物理系。

当我决定参加1978年高考时,离考期只有短短两个月了。因为是黑九类家庭之前曾被抄家,家中的教科书和复习资料片纸早已荡然无存,我只能向同学或新朋好友借一本、看一本。备考政治是必须花时间背诵的,语文全凭早先的积累底蕴,数理化则根据轻重缓急蜻蜓点水看到哪里算哪里。因为工作艰辛,居住空间狹小,上早班晚饭以后睡一觉再用功,上中班回家以后做路灯下的宝贝,借光复习。我是车间工人中唯一的高中生,因为胸中有点城府,平日里大家还是比较敬仰我的。决定高考,华山一条路,只有成功,不许失败,否则无颜回江东!

在考场中,我数次不由自主地哄堂大笑,主考老师惊呀地问道:为何大声喧哗?我曰:12年一个轮回,我今年32岁,重回我应该到的高考考场,这不是蹉跎人生吗?

那时候高考录取单的投递是很奇怪的。在未正式送达本人之前,先送所在单位。车间主任口头传达我后,我说:以前你答应适当时候调我去金相化验室,现在你如果能白纸黑字作个承诺,他日正式发榜时,我当着你的面撕毁通知单!说罢,我仰天大笑!

据说,1978年上海市高考成绩总分400分以上名列金字塔尖的考生在1000名以内。我的成绩近400分,但也许是资源平衡的缘故吧,最后阴错阳差被调剂到地理系。也许这是前世注定,今生有缘和大家结为同窗。

我们步入师资雄厚、藏书丰富、环境优雅、学术气氛浓厚的大学殿堂,个个犹如吸足了水分的海绵,在知识的海洋里遨游,希望一天长于24小时,把因浩劫十年所损失的青春芳华夺回来。1978年政通人和,但百废待兴、物资匮乏,百姓收入低下。尽管我们的生活也很清贫(有相当一部分同学是拿助学金的,有些大龄同学上要侍奉父母,下要养育子女。报到的那一天,我看到王桂新身着一件洗得几乎已经褪色的蓝色中山装,整整穿了四年光阴……),但是我们对自己的前途、对祖国的未来充满希望。我们这一届同学似乎都有"知识饥渴症″,大家都很自律,寸金寸光阴,甚至以近乎自虐的方式来学习。每天晨曦初露脸不洗、牙不刷,为了有一个强健的体魄,先在操场400米的跑道上跑个两三圈。接下来7点钟打开半导体收音机,边用早餐边收听英语或日语自学广播节目。上课一般提前10分钟到教室,抢一个最佳视听坐席。午餐用罢或闭目养神,或床上打个瞌睡,养精蓄锐。下午听完两节课后劳逸结合到体育场舒筋活血,或操练少林、武当拳术,或招兵买马组成两队进行排球对抗赛,或踢个半场子足球友谊赛,上下通气,精神倍儿爽!华灯初上,自修教室和图书馆灯火通明,人头济济,座无虚席,开卷有益,伏案挥毫。直至晚上10点熄灯后,还总能看见莘莘学子在路灯下诵读。就这样度过天天如此、月月如此、年年如此的清教徒、苦行僧般的大学四年生活。最典型的案例就是曾毅的学风——熄灯后躲在被窝里打着手电阅读,现代版的凿壁偷光;上眼皮搭下眼皮了,脑袋鸡啄米了,反复以冷水拂脸,现代版的悬梁刺股

我们这一届人才荟萃,群贤毕至。毕业后继续深造的硕士生占28%,博士生占8%;踏上工作岗位后获高级职称的几乎比比皆是。芳华匆匆,四十而不惑。而今,三老业已走过六十跨向七十的大门,退出名利场,含饴弄孙,颐养天年。就连当年的应届生也退休在即,临近花甲之年。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我们当中大多数同学为人师表,春华秋实,桃李满天下,都成了各地德高望重、一言九鼎的地理教育家。有的为官一方,造福乡里;有的弃教跨界,或商海沉浮,或IT精英,或资深报人;有的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奔走异国他乡,传播博大精深之中华文化。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天道酬勤。有的笔耕不已,学有专攻,已为某一专业领域的翘楚……

点将台——

王桂新(新上海人):中国著名人口学家。现任复旦大学人口研究所所长、主要从事人口迁移与城市化,劳动就业与社会保障,人口、资源、环境经济分析及管理与评价,城市与区域分析、经营及政策评估,城市与区域可持续发展及决策系统建立等方面的研究。

曾毅(苦行僧):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研究领域有:人口经济学、老龄健康与经济发展、家庭人口预测分析方法及其在市场经济与社会规划中的应用、人口政策分析教育背景。

朱宇(小福建):福建师范大学地理科学学院研究员,福建师大人文地理学博士点第一学科带头人,他在对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独特的人口迁移和城镇化模式以及这些模式的国际对比和理论、政策研究上取得一系列成果,是我国在这一领域能同时活跃于国内外学术界、具有国际学术影响和全国学术地位的优秀学者之一。

殷永元(上海土著人):现为加拿大环境部大气环境研究机构适应及影响研究所科学家、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可持续发展研究所兼职教授。主要从事全球气候变化影响及对策评价,环境综合分析及决策系统建立,环境和自然资源管理,以及城市与区域可持续发展等方面的研究。自1990年以来,主持和参与过多项重大国际科研项目。

俞立中(老班长):在众多佼佼者中首推老俞为吾辈之楷模,因为我们上学时代华东师大校长的一句话,第二次改变了俞立中的人生轨迹。否则老俞在环境磁学、环境过程、环境演变与可持续发展、地理信息系统应用等研究领域方面肯定能作出更大贡献,获得更高的成就。老俞为人儒雅、谦和、低调,俗话说金无足赤,人无完人,但你很难从老俞的品行中找出缺点和不足之处。在他的人生旅途中始终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在我与老俞相识的40年里,老俞历任班长,地理系主任,上师大、华东师大校长,乃至上纽大校长,我从未因为他在官场的升迁而倍感陌生,与他相处有压力。他在我们的心目中依然是那个平易近人、笑口常开(他的张开大嘴笑到露出后牙根的微信头像,就是他乐覌、豁达、自信的人生写照)的78级地理一班的班长,怪不得他的学生称他为最亲民的校长。总而言之,俞立中的为人之道、为学之道、为官之道做到了极致。

作者: 曹祥深 78级华东师范大学地理系 | 信息来源: 校友会 | 发布日期:2018-11-21 | 浏览次数:
更多


微信 APP(苹果) 我要捐赠 APP (安卓) 微博 RSS

上海市中山北路3663号华东师范大学地理馆112室 Tel:021-62235878 021-62235002
校友投稿: lwxz@admin.ecnu.edu.cn Copyright © 华东师范大学校友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