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校友风采

党跃武:两代师大人,一世师大情

党跃武,男,1967年生,四川南充人,1984年至1991年华东师大图书馆学情报学专业学习,获文学学士和理学硕士学位。1991年至今在四川大学任教,现任四川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四川大学图书馆馆长、教育部高等学校图书馆学专业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四川省高等学校图书情报工作委员会秘书长,历任四川大学信息管理系团总支书记、信息管理系副系主任、教务处副处长、档案馆馆长兼校史办公室主任,兼任中国高等教育学会档案工作分会副理事长、中国高等教育学会校史研究分会副理事长、四川省高等学校档案工作协会理事长等职。

 

党跃武校友与志愿者合影

暑假成都,难得一个凉爽的清晨,走进四川大学望江校区东门,我们来到四川大学图书馆文理分馆。在馆长办公室,我们见到了四川大学图书馆馆长党跃武教授。不用相互介绍,我们三个本来就是高中的同学,党跃武正是我们采访者之一的父亲。于是,关于师大与师大校友的故事娓娓道来非常自然,采访的题目在我们选择采访者的时候就已经确定:两代师大人,一世师大情。

 

花开之缘

与华东师大结缘是一种幸运。党跃武告诉我们:“说实话,我是误打误撞选择了华东师大。”他的家乡是四川省南充市,因为有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司令朱德、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罗瑞卿,南充被称为“三总”的故乡。

作为一个看起来不起眼的小城市里的年轻人,他从小就想到大城市去,在填报高考志愿时首选北京和上海,除此之外,就是成都和重庆。因为当年先填志愿后高考,他又从三年制高中转入两年制高中学习,相当于提前一年考的大学,就认为自己考不上北京大学,加上他的哥哥在华东纺织工学院读书,对上海有很好的印象,于是,首选上海读大学。由于他当时学的是文科,就在复旦大学和华东师大中选择。

“说来可笑,我虽然向往大城市,但在上大学之前从未出过川。由于听说华东师大与华东纺织工学院只有公共汽车两站路,加之我从小生活在中学中,对教师这个职业有着天然的好感,因此,我就第一志愿填报了华东师大。”高考成绩出来后,父亲的许多同事都有些惋惜,认为他的志愿填低了。事实上,确有比他高考成绩略低的其他三年制高中的同学考上了北京大学。“我一点也不后悔,也许这正是我和华东师大的缘分吧。”带着微笑的党跃武看着他的女儿说。

作为一个懵懂无知的高中生,面对即将入读的大学,除了“录取通知书”上的图片,党跃武几乎没有一点直观的印象,满脑子都是“大上海,大上海”。甚至他对自己的专业也是一知半解,他唯一的想法,就是“读书,读书”。一说到他的专业——图书馆学情报学专业,党跃武突然兴奋起来。他说:“或许与我从小喜爱读书有关吧。”小时候,每到周末,他总要向父亲讨五分钱,然后到路边书摊,去看连环画。他的《三国演义》、《西游记》《水浒传》《红楼梦》都是这样看完的。党跃武家有五个小孩,父母月收入不足八十元,生活还算艰苦。但是,他每次向父亲要零用钱看书,父亲都亳不犹豫地给了他。有时零用钱没用完,他就积攒下来买学习用书。因为嫌老师布置的数学作业太简单,他自己去买数学习题集来做。“谢谢父亲,让我从小有了读书和买书的好习惯”。或许正由于如此,在读大学选专业时,党跃武主动选择了图书馆学情报学专业。当时这可不是一个冷门专业。那一年,华东师大招收的上海同学中文理科的状元都在他们班上呢。

更让党跃武欣慰的是,在他的第32个教师节和从教川大25年之际,他的女儿告别中学时代,在华东师大开启了人生新的航程。为此,他写了一首打油诗:“父女同心意绵绵,三十二载再结缘。神闲气定大师石,求实求是话当前。”如果他不是华东师大毕业的,他的女儿或许就不会选择华东师大。党跃武讲述了一个小故事:“有一次,我带女儿在上海与大学同学小聚,同学们有时说普通话,有时说上海话。聚会结束后,她主动告诉我:‘虽然他们说上海话时,我不大听得懂,但是,我很喜欢你的同学们,他们真的是气质好、谈吐佳、素质高。’”党跃武和孩子的妈妈都在川大工作,不希望女儿长期在父母的荫庇下,也支持她离开四川到上海读书。谈到这里,他自豪地说:“我们家三分之二都是华东师大人。”这就是难以割舍的母校情结,让丽娃学子受益终身的母校情结,真可谓“两代师大人,一世师大情”。

 

如歌岁月

在研究生二年级下学期开学的时候,系上的研究生秘书征询大家的意见,是否愿意提前半年毕业,结果大家都同意了。因此,党跃武在华东师大总共学习了六年半的时间。“我的大学生活是平淡的,也是丰富的。”说到这里,党跃武的神情似乎有些迷离,或许他想起的不是陈年的旧事,而是如歌的青春和不舍的过往。“虽然我是一名非师范生,当年却始终享受师范生的待遇。每个月的师范生津贴和每年教师节的食堂加餐券,还有河东食堂的夜宵、河东前门的葱油冷面和河西后门的辣肉面,以及在河西咖啡馆里、河东大礼堂旁、文史楼前喝的力波啤酒都让人无比念想,夏雨岛、共青场和激流亭都不时涌现在我的脑海……更记得的是,每期送到寝室的《中国教育报》有时来不及看就被室友拿来卷了新疆莫合烟,呛人烟味的刺激和体育课后五分菜票的正广和桔子水的香甜搅和在一起,至今还在心中弥散。在九舍过道上,班上的新疆同学几乎为所有男同学剪过头发……”

说到大学里的逃课问题,党跃武变得严肃起来:“我们大学班上有54个同学,我从未逃过一节课。实事求是地讲,有的课程自己并不喜欢,我也坚持上课。因为作为班长,后来文理科两个班合并后也一直是团支部书记,在每一节课老师上课和下课时,我要大声说‘全体起立’,然后同学们共同向老师行注目礼。”

“难道在大学里,您就没有做过什么疯狂的事情吗?”我们问道。“读本科时,有几次去曹阳电影院看电影晚了,翻过学校枣阳路后门,还有寝室熄灯之后在过道挑灯夜战‘大怪路子’,比起现在的你们,都应该不算什么吧。”党跃武回答道。“如果硬要说难忘的事情,或许是本科毕业的那个学期。当时的学生处和党委青年部(相当现在的学生工作部)领导让我们几个校学生会的‘老干部’组织毕业季活动。”

当年的毕业典礼就在大礼堂举行,由于是由校团委和校学生会在学校有关部门领导下主办、党跃武和几个学生会干部参与组织的,没有现在的那么正规,主要有各种讲话,有优秀毕业生颁奖,有为母校献言征文比赛发奖,有毕业文艺汇演等。而党跃武在毕业典礼上居然“出镜”三次,一是作为上海市优秀毕业生领奖;二是作为征文比赛获奖者领奖,记得他的获奖征文的题目颇有些学究气,叫做《大学毕业生工作的信息保障》;三是代表1988届全校本科毕业生在全校毕业典礼上发言。值得骄傲的是,他当时没有准备发言稿。他只讲了三句话,大意是大学生活难忘,感谢各位老师,将为母校争光。说到这里,党跃武轻松地自嘲:“没有诗情画意,一副纯理工男腔调。”

 

梦的起点

对于一个人来说,最重要的人是母亲,最难忘的地方是母校。在母亲面前,我们永远都是可亲的孩子。在母校面前,我们永远都是可爱的学生。马云说:“我所读过的学校,都是最好的学校。”党跃武认为,正是在华东师大,他初步学到了治学为师、为人处世的方法,增长了自己的才干。正是从这里起步,他从一个“死读书、读死书”的青年学生,逐步“蜕变”为一名真正的大学教师。

谈到大学的学习生活,党跃武认为,社会工作对于他的锻炼最大。有一段时间,他在校、系、班同时担任了学生干部,包括校学生会副主席、系分团委组织部长、班团支部书记等。

在谈话中,党跃武特别提到了他的研究生导师孙云畴教授。孙先生是中国首批自费留学美国的图书馆学硕士,曾在金陵大学(成都)图书馆、北京大学图书馆学专修科、哈尔滨工业大学图书馆、郑州大学图书馆和华东师范大学图书馆学情报学系等从事图书馆管理和图书馆学教育。记得有一年元旦前的聚会,党跃武和同学们围坐在孙先生家的客厅。有位同学问:“现在很多人都想出国,您现在觉得自己当时回国的选择还是正确的吗?”他回答:“我从来没有怀疑我当时回国的选择,出国学习只是为了更好地回国服务。”在讲述96岁辞世的孙先生的故事时,党跃武言辞缓慢,神态凝重。他字斟句酌地说:“他并不告诉我们所有的真理,而总是用自己的思想拨亮我们的灯盏,照亮我们的道路。他用言行给我们以学术观的教育,要求我们不断地从实践中获取营养;他用言行给我们以事业观的教育,要求我们从图书馆事业中感悟科学的价值和服务的愉快……”

近七年的学习经历是人生短暂的一瞥,是探索人生方向的起点,是积攒人生经验的开始。党跃武深情地说:“感谢母校,感谢让我不断成长的所有老师、所有同学,因为你们,我一直前行在追梦的路程。

顺着话题,我们问到:“那么您最爱华东师大的什么?”党跃武回答说:“我爱母校的一切。”他用心地给我们念了一首他翻译的英文歌的歌词:“回望我们知识的殿堂,留下了多少美丽的念想。你的爱我将好好收藏,我们不再痛苦和彷徨。跨过那千山和万水,纵然是分别的昔日同窗。我们的灵魂相守相伴,记忆将彼此的生命延长。”母校的一花一木、一砖一瓦、一物一景、一人一事都是暖心的,这就是党跃武心中的“师大之爱”吧。

 

我心永恒

在学生时代,党跃武就一直梦想成为一名大学教师,也一直想回到四川工作。在当时四川,只有川大和西南师大才有图书馆学情报学专业。他放弃了留在母校任教的机会,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对于工作,他一直秉持的是干一行,爱一行,学一行。他说:“在工作中,我最大的体会就是,管理能力不是从书本里学会的,也不是从课堂上听来的。”从书本里和课堂上得到的只是管理知识,或是管理基础,而非管理能力,更非管理水平。他常常告诫同学们:“只有在‘合理的怀疑’中学习,在‘积极的参与’中思考,在‘适度的体验’中做事,才能行胜于言,才能学以经世,才能管中有理,才能管而致理。”

从华东师大毕业后,党跃武没有换过工作单位。刚到川大报到的一个学期,系上没有来得及给他安排课程。于是,他便成为1990级图书馆学专业的辅导员。这个班是他亲自带的唯一一个本科班。当年的四级考试一次性通过率,他所带的班级名列全校第一名。

毕业前,他只是想做一名优秀的教师。毕业后,在学校领导的信任、同事们的帮助、同学们的支持下,他先后承担了一定的管理工作,成为一名“双肩挑干部”。1992年,党跃武担任信息管理系团总支书记和学生党支部书记。1996年,党跃武担任信息管理系副系主任后,还作为分管领导负责学生思想政治工作一年多,直到学校任命新的党总支副书记为止。1996年至2000年,他作为信息管理系副系主任,主要分管学生、科研、研究生等工作。2000年,他担任教务处副处长,主要分管教学运行、文化素质教育、教育技术等工作。2005年至2017年,他担任档案馆馆长兼校史办公室主任。就在上学期,学校任命他为图书馆馆长,他终于回归到自己的本行。为此,他专门写下《我心永恒》,也算是一个阶段性的工作总结:“固囊由人探,一纪望半山。拙手剪红梅,兰台蔚可观。天命不知晚,十心筑新圕。把盏醉春风,白鹅谁与换。”其中,“固囊”本“厚黑教主”李宗吾自书,“剪红梅”取文坛巨匠郭沫若《题赠档案馆》意,“兰台”即档案馆,“十心”原佛教用语,“圕”是图书馆的合体字,“醉春风”为爱国诗人陆游饮四川双流名酒,“白鹅”是“书圣”王義之最爱。

对党跃武来说,川大是真正走入社会的起点,也是努力展示自己的舞台。在川大,他找到了事业的归宿,也找到了生活的归宿。在工作中,他总感觉到自己付出的太少,得到的很多。他29岁时评上了副教授并且开始担任学校中层干部,34岁时评上了教授。这一年恰好是他从华东师大到川大工作的第十个年头。他曾写到:“从一所大学来到一所大学,想象一下那张焰火漫天的笑脸。”

当我们问起他在四川大学工作多年的成绩时,刚才还十分健谈的党跃武有些语塞。他说:“干了这么多年的教学和管理工作,真没有什么突出的成绩。就教学工作而言,除了我主编的国家级教材《信息管理导论》年均发行近万册之外,我指导的硕士研究生已经有4名大学教授和好几名图书馆馆长,可以说是一点小成就吧。”“就管理工作而言,我负责建设了全国建筑面积最大的校史展览馆——四川大学校史展览馆和全国最大规模和最具校史文化特色的人文景观——四川大学历史文化长廊算是自己付出最多,也最有成就感的工作。由于这两个建设项目,四川大学获教育部高校校园文化建设成果特等奖。”

对于未来,党跃武没有多讲:“我不是一个喜欢折腾的人,我想——四川大学将是我唯一的,也是我永远的服务之所和生活之居。我将铭记‘求实创造,为人师表’的教诲,更不忘‘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的激励,永远做快乐和进步的‘青年人’。”接着,他补充说:“当然,我也希望我的女儿成为一名优秀的华东师大人。”最后,党跃武用“筑梦丽娃,圆梦川大”结束了两代师大学子之间亲切的对话。 

采访: 李林倚 党格致 撰稿: 严翰文 党格致

作者系我校法学、金融、新闻专业2016级本科生

作者: | 信息来源: 教育部中学校长培训中心 | 发布日期:2018-09-10 | 浏览次数:
更多


微信 APP(苹果) 我要捐赠 APP (安卓) 微博 RSS

上海市中山北路3663号华东师范大学地理馆112室 Tel:021-62235878 021-62235002
校友投稿: lwxz@admin.ecnu.edu.cn Copyright © 华东师范大学校友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