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校友风采

倾听当代文学的潮汐

——兼评王雪瑛的《千万个美妙之声——作家的个体创作与文学史的建构》

今年是新时期文学四十年,就文学史的长河而言,四十年是巨流奔涌中的浪花,而对于作家个体而言,四十年足以见证了他/她的成长与成熟、突围与坚守。其实文学史的建构离不开作家个体的创作,正是优秀作家辛勤创作出丰富的作品,才建构出波澜壮阔的文学史。

这一看似清晰明了的认知却并没有始终主导着当代文学批评的建构。就当代文学批评方法而言,不同的时期经历了不同的批评范式。195070年代的阶级论批评:这一时期,受到极左思潮的影响,文学批评并没有沿着现实主义的道路前进,反而发展为极端的“阶级论”批评。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以来,出现了过于理论型的文学批评。随着西方理论的大量引入,文学批评在充分汲取理论资源的同时,缺乏对西方理论的系统反思。无论是受到外部环境的制约,还是由于自身条件的限制,文学批评如何充分发掘出作品本身的价值,如何深入探究文学内部?这是值得文艺评论者深思的问题。

当前的文学批评呈现出多元的状态:一方面,批评家反思过分倚重理论的批评范式所带来的问题,认识到将作品当作理论的练兵场的做法,损害了作品本身的丰富性和复杂性。另一方面,批评家开始重视作品自身的独特性,认为其蕴含了作家个人无法复制的生命体悟,容纳了作家独特的精神向度,因此值得充分挖掘和审视。

事实上,这种意在挖掘作品本身的独特性和丰富性的做法,注重自己的艺术感受力,体察和分析作品独一无二的艺术魅力为当下文学批评家们所重视。王雪瑛的文学评论集《千万个美妙之声——作家的个体创作与文学史的建构》。值得关注和分析。王雪瑛不仅意识到作品本身的重要性,还充分意识到作家创作对文学史建构的重要作用。她在书中指出,“他们的创作个性的形成,创作手法的选择,代表作的呈现与确立,不断地塑造着丰富着新时期文学生动多元的样貌和形态。”

与通常学术著作强调理论化与系统化的架构不同,此书是以作家论为基础,强调作家的创作对于文学史建构的重要意义。如同王雪瑛在自序中所言:“作家作为创作的主体,连接着文本的内部与外部,深入地进行作家研究,是对文本分析的有益补充与拓展。文学批评离不开对作家的个体精神创造活动的研究,探索作家心灵世界和创造奥妙是文学评论的魅力。”在书中,王雪瑛与钱谷融、张炜、韩少功、王安忆、吉狄马加、孙颙、苏童、唐颖、葛亮等中国当代重要作家的对话与评论,构成了她从事文学批评和研究当代文学史的重要工作。王雪瑛采取深度对话和文学评论相结合的方法,考察作家创作历程与文学发展变迁之间复杂而丰富的互动关系,进而向当代文学的纵深处不断开掘。

在我看来,这种将对话和评论结合起来研究当代文学的方法,无疑具有开创性。通过与当代作家的深度对话,作者不仅了解了作家个体创作的心路历程,还考察了作家的创作观念与当代文学生态之间的互动关系。如王雪瑛所言,在书中展开的与当代重要作家的对话,其实是在新的语境下,对作家论的一种尝试和探索:靠近作家的心灵,倾听当代文学的潮汐,展现作家对生存现实的认识,对文学经典的理解,对创作手法的选择,对文学使命的自觉。当代文学正处于一个动态的建构过程中,这种建立在对话基础之上的作家论,使得批评深入当代文学的纵深处,有了更加坚实的基础,具有特别的意义和价值。

在书中,王雪瑛认为,张炜的《你在高原》呈现出自己这一代人的生命轨迹和心灵史来描摹出历史与现实变幻的面容;韩少功的《日夜书》摆脱了以往知青题材的套路,刻画了从历史走向现在的知青一代,来审视和思索自己的人生;王安忆在小说世界中创造了两个空间:城市与乡村,她以《天香》《长恨歌》《月色撩人》塑造城市空间,书写上海的前世今生;孙颙的《漂移者》则将笔力聚焦于东西方文化交流与碰撞的前沿,处于民族国家与跨国市场互动关系中的现代人;贾平凹的《秦腔》和《带灯》将笔触伸向了中国的乡村,倾注了他对当今社会转型期农村各种现象的思考和关注,揭示了改革开放中乡村的价值观念、人际关系和传统格局的深刻变化……

王国维论文有“出入说”,入乎其内,故有生气;出乎其外,固有高致。在对话中,王雪瑛以自己对当代文学的深厚学养,对作家作品的深入理解,提出直击心灵的问题,然后,她细心倾听来自作家内心深处的声音。她深知,唯有建立在充分阅读之上的对话和批评,才能在作家与批评家之间建立有效的信任,才能透过文本的肌理,从而梳理出作家的创作与社会现实、历史文化、意识形态之间的关系。她在自序中写道:“阅读,是我成长的过程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环节,文本细读,也是我文学批评的重要起点。”这种融入生命体验的阅读,必然深刻影响着批评家对文本的理解。通过阅读,以文本的世界去探寻现实的世界;又从对现实世界的理解和认识中,去分析和解读文本的世界,只有饱含生命力的批评,才能真正体悟到我们这个时代的爱与痛。

尤为可贵的是,王雪瑛不但在具体的作家论中,有着入乎其内的生动和细致,在对当代文学的总体认识中有着出乎其外的深度和高度。她在评论集中指出:“如果说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国当代作家的突围是群体性的行为,他们都是要逃离极左的文化专制和思想束缚,逃离为政治服务的主题先行,逃离虚假空洞僵化的写作模式,向西方的文学传统汲取养分,学习现代小说的形式和技巧,那么新世纪以来的现在,当代作家的突围更具有个体性,他们要从模仿和西方化中突围,从商业化和娱乐化中突围,从惯常的叙述模式和思想意识中突围,他们要在认识不断变化的时代和现实的路上,不断探寻呈现中国经验的叙述方式,坚守对中国发展和变化的关注,坚守对自我心灵和情感的真诚表达,坚守个性的叙述方式,坚守文学创造的品质。”

在新的语境下,以这种作家论的方式,王雪瑛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当代文学研究的路径。这是由作家论建构出的文学史,它区别于学院派依靠史料考证和理论阐释建构而成的文学史,但却对学院派的文学研究和当前的文学批评,提供了有价值的参考和借鉴,贡献了一种不一样的声音。王雪瑛的声音,也可以算作这千万个美妙之声的一种吧!

 

王雪瑛  评论家,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中国作协会员、上海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第九届全国文代会代表、上海报业集团高级编辑。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师从文艺理论家钱谷融先生,主要研究方向为中国现当代文学。曾获全国第六届冰心散文奖。著有《千万个美妙之声——作家的个体创作与文学史的建构》《倾听思想的花开》《访问迷宫》《淑女的光芒》等作品集。 

作者: 杨毅 | 信息来源: 华东师范大学校友会 | 发布日期:2018-09-05 | 浏览次数:
更多


微信 APP(苹果) 我要捐赠 APP (安卓) 微博 RSS

上海市中山北路3663号华东师范大学地理馆112室 Tel:021-62235878 021-62235002
校友投稿: lwxz@admin.ecnu.edu.cn Copyright © 华东师范大学校友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