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校友风采

高晓勤:鲜衣怒马,野蛮生长

高晓勤,1993届华东师范大学外语系英语专业学士及硕士毕业校友;曾任职华东师范大学英语系英语教师两年;现任北京大成(上海)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高晓勤校友和志愿者们合影

 “9年,我在华东师大待了9年。她是我的大学,我的研究生,我人生的第一份工作以及我和妻子相逢的地方。我青春年华最重要的时刻,母校都一一见证,我对她情深意切。我把青春埋藏在华东师大,这片沃土回馈我恣意翱翔的天空。”这是他故事的开篇。在上海中心大厦15楼的落地窗前、高耸入云的云巅之上,俯瞰着摩登上海川流不息的车马霓虹,坐在我们身旁的高晓勤校友回忆起了那段难忘的青春岁月。

 

匆匆那年,缘起华东师大

“春天杨柳依依,夏天满眼碧绿,但最美不过秋日里撒满落叶的丽娃河畔。”说起母校,高校友开口便感叹道。聂鲁达说:“当华美的叶片落尽,生命的脉络才清晰可见。”所以华服尽落的华东师大校园,那种清晰、静谧又不萧瑟的美,是他记忆中母校最深刻的画面。

1986年,高晓勤与母校的缘分开始得很简单,当时他的兄弟姐妹众多,家庭比较贫困,出于对家庭情况的考量,他选报了学费全免、还有补贴的师范类专业。于是,他便从300多公里外的家乡芜湖来到了丽娃河畔的华东师范大学外语系。那年刚刚踏入华师校门的懵懂少年,未曾想过他未来9年的青葱岁月都将在这里度过。

 

始于天赋,忠于兴趣

谈起在外语系的那段时光,我们总想挖掘些“闻鸡起舞、凿壁偷光”的勤奋刻苦的励志故事。没想到高校友毫不谦虚地说:“我特别不能理解你们说的清晨在花园操场背书的经历,我感觉英语对我来说就是一种顺其自然的语言,本科最难的英语语法课我基本没花什么功夫,可能是有天生的语感吧。”当然,他自信幽默的话语背后,有来自巢湖地区高考英语第一的底气;有家庭环境的熏陶——他的哥哥是学德语出身,耳睹目染的他初中便爱好阅读原版英文小说;除此之外,还有英文逻辑阅读及论文写作高分学生的光环。当时他的精读老师就非常惜才的夸他论文逻辑思维能力极强,后来这位老师自然的也成为了高校友的研究生导师。

 

走出舒适圈,追寻人生新高度

高晓勤校友凭借优异的学习成绩和专业能力在华东师大这个最熟悉不过的地方担任外语系教师。但当他走进课堂时,他却认为自己资历尚浅无法胜任教书育人的使命:“第一,我不是一个很好的老师,高中之前我没有听过磁带,口语不好;第二,我觉得我耐心不够好,学生需要老师耐心教导才能学有所成;最后,我觉得学外语的人上升时有个天花板,毕竟英语本质上还是要作为一种工具来使用的。”

于是他辗转来到了上海建筑设计院,主要负责涉外建筑设计合同的翻译和与外国客户的交涉工作。优秀如他,在任何地方都能闪光,年纪轻轻的他便当上了院办副主任,得到领导的重用。但是当职位和薪酬都羡煞旁人时,他的心中一个有关理想的小火种早已燃起了微光:建筑设计院的工作虽然好,但是这里毕竟是设计师们施展才华与创意的天地,高校友明白,即使他再优秀也只是出色的配角。雄心壮志的他,决定去寻找自己的主场。

 

经得起寂寞,耐得住诱惑

在建筑院做合同谈判工作期间,高校友接触了大量法律条文和文稿,他意识到法律在日常商务活动中的重要性,他对法律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在设计院的五年期间,在繁忙的工作之余,他自学了司法考试的内容,非专业出身的他学起繁琐的法律条文来非常吃力:“我自学了三年,报了一个华政的夜大,周二晚上、周五晚上、周六全天上课,那时白天在设计院工作,晚上读书到深夜。第一次考试裸考律师资格考试,180几分;第二次239分,分数线240分,只差一分;第三次244分,终于拿下了,那时候是1999年”。虽然高校友故作轻松地笑着说起那段时光,但我们知道,那些繁忙劳累的日日夜夜,是对理想的坚定信念支撑着他的高度自律和不懈坚持。

 

谦虚做人,“厚脸皮“做事

考取律师资格证后,高校友终于如愿的进了律师事务所,已经30多岁的他没有浮躁和高傲,他虚心跟着律所的老师做学徒,认真工作学习,积极参加法律援助等志愿活动以接触更多案例。凭借自己复合型人才的背景和对律师事业的热爱,很快便独当一面。几年的时光,高校友一直马不停蹄的攀登更高的殿堂。从最开始小律所的一名学徒,到全球最大的律所大成律师事务所的一名高级合伙人,这路上的万千荣耀都是千锤百炼的烙印。“其实很简单”高校友说,“想把事情做成功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厚脸皮一点,勇敢一点。我在外语系的那段时间,英语水平的提高不只通过在学校里的学到的东西,更重要的是我敢厚着脸皮开口去说。发音不好又怎么样,遇见外国客户,我大大方方的和他们沟通,没人生来是native speaker,怕什么、就要练什么。很多事情一样的道理,把姿态放低一点,把成败看的轻一些,年轻人嘛,咱得让脸皮厚一些!”

 

走过的每一步都为未来增砖添瓦

 “我曾想过在设计院的5年时间是否有点太长了,可是现在回头望那段时期,我觉得刚刚好。当时可以深入的学习建筑领域非常专业的知识和相关的法律知识,这些经历日后成就了我。”现在的他负责上海建筑工程领域法律纠纷的事务,很多工程单位找到他时,他说出的建筑工程专业术语,让这些客户深深信服,我们说高校友是上海律师界最懂建筑的,是设计圈最会打官司的。甚至当时在设计院结识的一些日本、美国的设计师团队,多年后都成了他忠实的客户,当时工作的他是万万没曾想过这点的。

“再看我7年外语专业的背景为我带来了什么:不仅是是流利的外语沟通、写作能力和‘信、达、雅’的专业表达能力,还有用不同的思考方式与不同国家客户沟通的能力。年轻人不要太功利,你在任何单位的实习经历都不会白费的,只要你善用过往的经历,走好今天的每一步,这都暗暗决定了你未来的价值。一路上,得失心不能太重,无心插柳柳成荫。”

 

成为yourself,而不是somebody

别人说高律师离开“岸边”越来越远,刚开始在华东师大当老师是事业单位,然后到设计院做翻译是国有企业,最后到律所是民营企业,看似在走一条越来越不“安稳”的路,但高校友却在毫不怯懦的走着。“我觉得有句话说的很对,人一挪就活了,树一挪就死了。人就是需要动一动。我们那会刚毕业的时候,别人说人才流动的成功率1%,从一个单位调到一个单位,成功率是1%。但是我现在有底气说,调动不了没关系,你辞职就不一样了,你面前的希望是100%”。高校友说,“做事要从心一点,自己做好的决定就勇敢去行动。不用因为别人的想法而瞻前顾后,不要成为谁,要做你自己。但是无论你想成为谁,无论你什么时候开始,重要的是开始后就不要结束;无论你什么时候结束,重要的是结束后就不要悔恨。”

 

人在处,却不高冷;人到中年,却不中庸

“我最遗憾的就是没有出国读书的机会,不管我在交大法律系给外国学生授课也好,还是我接触那么多外国客户与他们合作也好,我一直与外国的文化打交道,却一直都没有机会出去读书,我相信那又将是另一番好光景:那种多元思维文化的碰撞,陌生又充满竞争的环境,能使人快速地成长……”高校友说起心中的遗憾,“律师除了专业打官司的时候,很多时候是帮别人提供解决办法的,比如并购,PE,基金,知识产权等。这时候需要的是智慧,在国外见多识广,思维会更开阔,二十几岁在国外思想开发以后,在脑海中会始终有一些比较,比较国内法律的不足。现在虽然无法抽身,但是说不定70岁退休的我,也会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呢!”高校友微笑地畅想道,他瞳仁中闪着炯炯的光。

93年研究生毕业的高晓勤校友和93年出生的我们相差了好多岁,但相谈甚欢的刹那时光里,他仿佛一名90后。他身上的乐观、无畏和赤子之心并没有因为他的阅历被消磨,而他比我们却多了一份沉稳不浮躁的成熟气质,这正是时间与经历赠与他的礼物。年华似水,浇灌了校友人生的花园,培育了他对梦想的执着精神。那年他漫步在丽娃河畔秋日的小径上,应该未曾预料到,自己年少时鲜衣怒马,走得步步惊人却又步步精彩。 

采访:崔璨  撰稿:崔璨、王银银  摄影:申喆

作者系我校经济与管理学部2016级研究生

作者: | 信息来源: 华东师范大学校友会 | 发布日期:2018-06-05 | 浏览次数:
更多


微信 APP(苹果) 我要捐赠 APP (安卓) 微博 RSS

上海市中山北路3663号华东师范大学地理馆112室 Tel:021-62235878 021-62235002
校友投稿: lwxz@admin.ecnu.edu.cn Copyright © 华东师范大学校友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