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校友风采

陈伯禹:一朝从教,终身从教

陈伯禹,1965年考入华东师范大学化学专业,1970毕业后分配到广东省乳源瑶族自治县任中学教师。1975年调回福建省泉州市,继续在中学任教,1984年调到泉州市教育局工作,先后担任科长、副局长、党组副书记、市直教育系统党委书记。热心华东师大校友会的工作,是华东师大校友会泉州分会的主要负责人之一。2011年华东师大六十周年校庆时被母校授予“校友贡献奖”、2017年被母校评为“优秀校友工作者”。


陈伯禹校友与志愿者合影

穿过蜿蜒小巷,推进铁门,绕至清静小院,尽头陈伯禹校友满带笑容:“你们来啦!”脑海中曾想象过的严肃拘谨的场面被如同老朋友叙旧般的场景所取代。泡上一壶清茶,听校友缓缓讲述他记忆中的丽娃河。

大学|车遥遥,马憧憧,君游东山东复东

“我的梦想是成为一名教师,当时全国只有北师大和华东师大两所师范类学校是五年制,华东师大在泉州声誉很高。首先上海离泉州与北京相比较近,生活习惯,气候也相似。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60年代华东师大篮球教练黄柏龄教授,曾是中国第一任国家青年队队长,是一名泉州人。他每年都到泉州为篮球队招生,这对爱好体育的同学影响很大。”

在当时全国招生一年不到15万人的情况下,陈伯禹校友以其优异的成绩,突出重围,考取心仪的学校。“从泉州坐6个小时到福州,从福州到上海坐20几个小时的火车。”60年代交通极不方便,不似如今的高铁快速便捷。怀揣着成为一名人民教师的梦想,他踏上了945公里的漫漫求学之路。

陈伯禹校友将大学生活概括为“紧张”、“愉悦”二词。“8人上下床位没空调没风扇,热的时候拿着席子到共青场上睡。……吃的呢,华东师大的食堂办的很好,肯定比家里还好,一天四毛九,国家给的是一天五毛,扣除的留着给贫困学生寒暑假留校伙食加菜。”与如今截然不同的大学生活在我们的眼里是无法想象的,但从陈伯禹校友的平淡话语中透露出怀念与感激以及苦中作乐的豁达乐观之情。“开始吃饭还不用饭票,后来分饭票。一个月27斤粮票,作为男同学都不够吃,女同学都剩。所以生活委员把女同学剩下的饭票收起来分给男同学。我当时一个月要吃到四十几斤的饭,27斤加上我足球队9斤的饭票奖励。有时候踢场足球,奖励一斤糖果,几块巧克力。我拿回来和舍友们一起分享。”

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和条件使陈伯禹校友更加珍惜大学中的学习生活。除了上课的教学楼(当时的化学馆,现在是两个院的实验室),去的最勤的就是图书馆,利用晚上和周末的时间借阅书籍。而当提及课余的兴趣爱好,陈伯禹校友原本平淡的语气中竟夹杂着一丝孩童般的兴奋与激动。“我喜欢踢足球,在去上海之前我已经是泉州足球青年队队长。进入学校后便担任了华东师大足球队副队长。所以大学生活中,除了上课和图书馆,去的最多的地方就是共青场,每天下午都在那里踢球。大学第一年的春节我没有回家,而是跟着足球队到崇明岛与当地居民进行友谊比赛。”这份对足球的热忱,并没有在大学生活中便停滞,而是伴随着陈伯禹校友直至如今。

已整整过去50年,陈伯禹校友对于大学生活中的琐碎记忆却仍如昨日般清晰,可见其对大学生活的怀念与对母校的感恩。也是这份感恩与怀念让他在毕业后还经常往返母校,感念校中的一花一草,感念曾经的人与事。

入职|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原以为幸福充实的大学生活,却因遭遇上文化大革命而突然终止。因这场运动造成的几届大学生学业中断,陈伯禹校友至今仍感到十分遗憾。“原本五年的大学生活,实际上只有一年。教授都被抓去批斗,上课根本不可能。后来学校组织我们班级的同学到安徽省歇县参加化肥厂的建设,我们与工人同吃同住同劳动。”突发的社会异变和艰苦的劳作虽残酷,却没让他失了当初的梦想。“我们参加劳动,到实际去学知识。我们几个同学还一起到上海的旧书店把课本再买回来自学。虽然没有做实验的条件,但是也大概自学了大学中应学习的系统内容。”

在当时的社会形势下,大学毕业之后不再是曾经的教师,谁都无法自主决定自己的职业,全靠分配。当时的陈伯禹校友被分配至广东,本以为离家乡不远还心存侥幸,结果路程却更加艰难。“到广东的韶关没有直达的交通工具。要先泉州到厦门,厦门到鹰潭,再转上海到广州的火车到韶关。经常到鹰潭转车没有座位,只能站着十几个小时。从韶关市下火车后,还要转乘汽车二十多公里才到达地处山区的乳源瑶族自治县。”

在迷茫困顿中,陈伯禹校友被分配安排在了县城里的工业局。工业局中的工作虽轻松,但与成为一名人民教师的初衷相差甚远。工作后没多久,陈伯禹校友便主动提出到一所乡下的中学教书。虽然文革后期很多学校缺少教师,但是在当时的环境下没有什么人愿意当教师。教师甚至比供销社的售货员的地位还低,很多农村民办的小学教师得到的提拔就是售货员。“我又从县城到乡下去教书,缺的科目都要我去承担。初一年一班的班主任和数学老师,初二、高二的化学老师,代课生病的物理老师,甚至是体育课老师。当时的条件也很艰苦,分配的宿舍只有十平米左右,既要当房间又要当实验室。”

一人身兼多职,工作压力强度大,生活条件又艰苦。但是陈伯禹校友却没有半点抱怨与后悔,甚至乐在其中。“当时的校长对我很好,宿舍里面本来没有床,是校长亲自用土坯垒起来搭了一个床。虽然设备简陋,但是其他生活应该还算可以……在这个学校里面我待了四年多,我还蛮愉快的。”让其念念不忘的还是当年的师生关系十分和谐单纯,学生都十分朴实。“现在那些学生很多都五十几岁了还经常和我联系,也来拜访过我好几次。在一次拜访中一个学生才和我表达了他对我一直以来的感激之情,因为当时我曾经连夜家访劝说他的父母让他不要辍学,他才能继续读下去找到好工作。虽然这件事我自己已经记不得”

当谈及整个文革的大背景,“我们这一辈人在学习上虽受到了损害,但是其他能力方面在一定程度上有得到了锻炼。在那个环境的潜移默化下,你的经历能磨练你的气质,进社会后至少多了份责任感。尽管每个人的前途在这个大背景下都受到影响,但是大家对于母校仍是抱着一份感恩之心。在学校中,不管做事做人,教授助教都很实在,也一直影响着我们学生,是母校踏实质朴的校风激励着我们。作为我们这一代人,一直饱含着一份情感。”

后来陈伯禹校友被调回了泉州,在城东教书六年,又调到泉州一中工作了三年,最后被调到了泉州市教育局。是质朴踏实的品质和忠于理想的信念让他坚持从事基础教育工作近三四十年,忠诚于人民的教育事业,重视教育理论学习,注重联系泉州市教育的实际,为泉州市基础教育的改革和发展尽心尽力,作出了贡献。直至2017年退休后,仍不忘初心,继续关心泉州市的教育事业,现还担任泉州市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副主任、泉州市凯辉教育基金理事长、泉州市退休离休教育工作者协会会长。 

回报|落其实者思其树,饮其流者怀其源

上世纪八十年代,泉州的义务教育和高中教育面临师资紧缺的困难。“当时我和师院的副书记要去引进一个研究生,他虽愿意来但是他必须赔偿三万块给原单位。师院副书记不敢答应,我也不能替他答应。后来我向当时的泉州市市委书记,现国家发改委主任何立峰汇报此事,何书记决定泉州师院引进人才的经费皆由市财政支付。从此以后,泉州师院从各高校引进许多博士和硕士生。所以当时引进一个硕士生就是这么难。”

陈伯禹校友通过在教育主管部门工作的华东师大校友联系母校,请求母校给以支持。通过定向招生,每年多招收几十名优秀高中毕业生升入华东师大,毕业后回泉州任教,这些校友,多数已成为教学骨干。不仅如此,陈伯禹校友还尽自己的绵薄之力推动教师资源的引入。“当时引进老师很难,每年快到毕业分配的阶段,我们会回学校去,联系母校的招办主任、各系主任和毕业班辅导员座谈,希望他们能多加宣传,以引进毕业生。甚至带过泉州的各个校长与毕业生见面,这样也引进了大批老师。”

陈伯禹校友同时也通过向母校申请在泉州设立函授站,招收专科学历的教师晋升本科学历,提高了在职教师的素质;委托华东师大国家教育部校长培训中心对泉州的中小学校长进行培训,提高了校长管理学校的水平。多亏了陈伯禹校友的默默付出,争取母校对家乡泉州教育的支持上,做了大量有益的工作。

常怀对于母校在培育自己和支持家乡教育发展的感恩之心。陈伯禹校友发动校友和社会,为华东师大的发展奉献棉薄之力。陈伯禹校友于1995年争取泉州市政府出资300万元人民币在华东师大建“泉州楼”,作为研究生宿舍楼。多次拜访新加坡爱国华侨陈水俊先生(振兴中华教育科学基金会创始人),1998年争取陈老先生捐资400万元人民币在华东师大助建艺术学院的“俊秀艺术楼”,帮助艺术系成功由专科升为本科。在母校五十周年校庆之际,组织校友会集资十多万元在华东师大美丽的丽娃河畔,建造“泉州亭”,供师生观景憩息。

“应该说,我们校友会是一批、一群人,一千多人一起。只要你在华东师大学习生活过一天,你就是华东师大的校友。我们也通过各种活动,向校友们传递一种关心母校的意识。一方面,丰富他们的业余生活,另一方面也给他们一种荣誉感责任感。成立校友会,联络母校,服务校友,服务社会,为母校争光。”

作为一名教育人,陈伯禹校友不时透露出对中国教育的担忧同时更是对华东师大未来的期许:“希望华东师大的师范教育能够作为我们中国师范教育的一面旗帜;在综合大学这一方面,也能够为我们国家培养更高端的人才;通过中美合办多培养国际化的人才。当然,师范性作为根本不能丢,要能够争取做中国师范教育的领头羊。”

而作为多年华东师大泉州校友联谊会会长,陈伯禹校友希望华东师大校友会能够多促进各地校友会的联络,促成以省份为单位的校友会分会的成立。同时也希望能够多一些各地校友会的活动内容,使各地校友会能够互相了解和沟通。

最后他也表达了对母校学子的深深关切:“希望能够珍惜学习条件,怀抱理想,为社会多做一份贡献。更重要的是学会做人,确立一种社会责任感。做教师要为学生、为家长、为国家和社会负责!”

 

采访:吴颖倩 蔡竞怡  撰稿:吴颖倩

作者系我校教育学部2015级本科生

作者: | 信息来源: 校友会 | 发布日期:2018-04-25 | 浏览次数:
更多


微信 APP(苹果) 我要捐赠 APP (安卓) 微博 RSS

上海市中山北路3663号华东师范大学地理馆112室 Tel:021-62235878 021-62235002
校友投稿: lwxz@admin.ecnu.edu.cn Copyright © 华东师范大学校友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