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校友风采

暑期校友走访作品精选 | 陈祥元、杨雪芳教授:耄耋之年,爱在师大

       盛夏的华山路与复兴西路,茂密的梧桐带来满满的绿荫;尽管这是一年中最酷热的时分,也能感受到深藏在海派文化中的静谧和安宁。我们有幸采访到退休教授陈祥元、杨雪芳校友。两位满头银丝的慈祥老人,没有我们想象中老教授的严肃,原本想象中的正式采访更像是爷爷奶奶和小辈们的家常分享聊天,我们从他们的诉说中受益匪浅。
 
       7月16日,我们与陈祥元、杨雪芳两位老教授约在了丁香大厦的家中。见面之前的电话中,杨教授一遍一遍地帮我们重复转车转地铁的路线、叮嘱我们天气炎热路上小心;见面时,我们一进入小区,就遇到了前来迎接我们的满头银发的杨教授,身着复旦大学教育系的文化衫,和我们师大文化衫一起充满活力。进入到两位老教授的家中,简洁的装饰、茂密的花草、一尘不染的地板和墙上老教授的题字,浓浓的书香气息扑面而来,两位教授亲切地引导我们坐下、关切询问我们如何来到这里、此行的目的等等。
 
       询问我们的学习之后,陈教授向我们展示了八十大寿时儿女为他制作的PPT,从他读书时期、学校工作、台办工作的三个时期向我们介绍了他的经历。一张张从最早的模糊黑白照片到后来的清晰彩色照片,向我们展现了这两位老教授半个多世纪的故事;几次丽娃河边的合影,见证了华东师范大学半个世纪的变迁。
 
学在师大,书香满溢
       陈教授和杨教授,都是1951年被复旦大学教育系录取的。当时是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届高考,陈教授自学了因战乱耽搁的高三年级的课程,在家里人的质疑中顺利考取,杨教授当时才不满十六岁也顺利考取。
在复旦大学学习一年后,1952年复旦大学教育系合并入华东师范大学,陈教授和杨教授成为了“师大人”。在华师大的三年学习中,他们曾下放到安徽农村支援建设、曾积极参加各种各样的活动,并以优异的成绩三年完成学业,提前毕业,并一起进入东北师范大学研究生班继续进修中国共产党史。两位老教授也给了我们年轻人一些读书、学习的建议,在汲取书本知识的同时,也要积极地深入社会实践,在社会中锻炼自我、实现价值。
一张张青涩的老照片,看到了他们在丽娃河畔孜孜不倦的学习生活以及积极主动的宣传部工作,作为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届大学生,陈老、杨老等许许多多为教育事业奉献的老教授,都在那时不断地学习进取、希望可以为新生的祖国贡献一份力量。他们中有许多在解放前是不能进入大学读书的,他们怀着对祖国的感激、对知识的向往,将一腔青春热情投入学习、投入实践、投入工作,为新中国的建设贡献出自己的力量。
 
 
爱在师大,师生情谊
       说到“爱在华师大”,我们听两位老教授诉说了他们的爱情故事:陈教授和杨教授相遇在新生报到的大卡车上,同窗的相知、宣传部一起参加实践活动,共同的话题和兴趣让他们走到了一起并携手相伴半个多世纪,看着两位白发老人在我们面前默契的对话、相互开玩笑的语气,我们似乎明白了“爱在华师大”的一层含义。
 
       杨教授在一年的研究生班毕业后,回到了华东师范大学政教系教书,并在这里教书育人直到退休,她对于华东师范大学有着一份不一样的情感。当我们问杨教授觉得我们的学校有什么变化是,她说她很怀念以前的师生关系,当时他们住在华东师范大学中北校区旁边的师大小区,经常会与校园里的学生相互串门、做饭,学生有任何困难、老师都会给他们无私的帮助。她说现在的新校区比较远,老师们除却上课都不太会和学生交流,所以师生关系也就逐渐疏远了。我们其实也很喜欢和老师的交流,或许人与人之间的感情需要交流来维系,所以希望师生情也可以像曾经那样。
 
       杨教授向我们说了一个例子,两位老教授每个月都会到浦东的养老院与同龄的老年人交流,有一次在养老院的演讲,杨教授以前的一个学生在宣传上认出了杨教授的名字,然后托管理员找到了杨教授。师生再次相见,虽然杨教授已经不记得当初教过的学生,但是浓浓的师生情维系了他们的再次遇见。杨教授特意写了一篇文章,发表在养老院的刊物上,“爱在华师大”的师生情感动了我们,同时也感动了许多人。
 
情系师大,一生奉献
       在陈教授的PPT当中,我们了解到陈教授毕业后在上海师范大学的工作和台办的工作,陈教授也说“在台办工作后,我依然不愿意离开讲台”。研究生班毕业后,陈教授和杨教授一起回到了上海,并在上海师范大学(当时的上海师专)担任宣传部的工作,陈教授每天上班几个小时的路程,他们都把青春奉献在了三尺讲台上,用学习到的知识浇灌了汲取养分的年轻人,因为住在师大旁边,陈教授对于华师大也是充满了感情,经常和华师大的学生交流。
 
       陈教授还和我们分享了文革时期在南京梅山劳动的经历,当时一家四口人分别在不同的地方,杨教授带着儿子去南京看望陈教授,一家人留下了珍贵的照片,看着两位白发老人回忆年轻时的故事、回味在那些艰难岁月里的记忆,我们又一次感觉到了“爱在华师大”的含义,这是一分在艰苦的年代里相互扶持、相互陪伴的长情。
陈教授向我们介绍了他在台办的工作,从两岸“三通”第一艘轮船的抵达到“92共识”与汪道涵先生的会面,一张张照片记录了半个多世纪来海峡两岸为了祖国统一的努力,陈教授带着“爱在华师大”的感情,投身于祖国的大爱。
面对着这样一位八旬老人心平气和地向我们讲述这些在历史课本上惊心动魄的瞬间,我们感受到了时间的伟大和时光带给我们的美好,以及我们华师人在工作与奉献中的一种大爱。
 
祝福师大,六十五岁
       杨教授从工作开始一直在华师大教书,直到99年退休。退休后两位老教授在老年大学分别开始了书法和国画的学习,陈教授擅长隶书和行草,杨教授独爱绘画牡丹,在老教授的家中,我们也看到了他们的墨宝。陈教授喜爱刘禹锡的诗词,家中可见隶书的《陋室铭》、行草的《乌衣巷》,字体苍劲有力,很有大家风范。
       两位老教授一直积极关注华东师范大学的变化,并受邀多次参加了校友会举办的活动,当我们问到对于母校65周年有什么样的祝福的时候,两位教授相视一笑,杨教授说“当然是希望学校可以越来越好!”很简单、很真挚的一句话,表达了所有华师人对于母校深深的爱:或许我们在毕业之后也有太多太多的话想要跟母校说,或许多年以后我们也这样会在说到对母校的祝福时相视一笑,然后用这样最简单的一句话表达内心深深的情谊,我们希望自己的母校“永葆青春”,不是身体上的青春,而是华师那种不可替代的自由的氛围和温柔的情怀,以及师大人自己的情怀。
 
       畅谈之后,我们与陈教授、杨教授一起拍了照片,还参观了家里书房大量的藏书,离开丁香大厦的时候,两位老教授还认真记下了我们的名字并且执意送我们到了电梯口,我们也是很感动。回来的路上,我们几位志愿者聊了很久,两位老教授充实的生活、举案齐眉的相互照应、以及对母校浓浓的申请,让我们真的很感动,这是我来到华师整整三年来又一次深深地对于“爱在华师大”产生了新的理解。
       窗外想起了军训的口号声,又想起了军训时演唱的校歌里那一句“求实创造,为人师表”的校训,两位老教授用他们的经历,向我们诠释了他们对于这一句校训的理解,认真感激地在学校汲取知识、踏实努力地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做贡献,心系师大、心系自己成长过的地方,对母校充满了热爱与感激。
 
       未来,我们也会和年长的师大人一样,走出师大的校园,探寻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但我们不会忘记母校对我们成长的帮助和指引,我们也会带着一份对于母校的热爱和想念,在更多的地方传递师大的精神、传播师大的情怀,走出属于我们师大人的一片天地!
 
图文:李婧    编辑:温芮
作者: | 信息来源: | 发布日期:2017-02-08 | 浏览次数:
更多


微信 APP(苹果) 我要捐赠 APP (安卓) 微博 RSS

上海市中山北路3663号华东师范大学地理馆112室 Tel:021-62235878 021-62235002
校友投稿: lwxz@admin.ecnu.edu.cn Copyright © 华东师范大学校友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