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校友文苑

后志明: 一位博导的人生轨迹

——致学兄邓乔彬教授

  一、艰难的抉择

 学兄  还记否  兴趣曾像欢腾的小鹿

自由自在  无拘无束  又有点任性
牵引着你年少的心  牵引着你美妙的梦境
 
就像骏马爱草原  又爱兰天与白云
你爱诗爱画  你爱篆刻爱美文
也爱船模小火箭  跳高还想夺冠军
 
你与数理化  并非不亲近
纵然颇佳  也诱惑不了
你对文艺的痴情与偏心
 
你崇拜孔丘庄周  你思慕贾谊与屈平
你心追恺之羲之  你折服王维陶渊明
你长怀李白杜甫  你难忘松龄曹雪芹
 
可你的人生才起步
就撞上了一道痛苦的选择题
是随趣随性  还是违愿违心
 
一块块文科危险的警示牌
刹住了呵  你一路狂奔的激情
你无奈选择了理科  选择了违心
 
现实  可从不迁就决不怜悯
缺“兴”自冷淡  少“趣”必疏远
转眼就给你颜色  就撞你个鼻肿脸青
 
现实  就像法官严峻而无情
再次将你推向了抉择的风口浪尖
你如醍醐灌顶  豁然清醒
 
纵然寒霜染青丝  前景难料定
你认定  也要遂心逐梦踏青云
你可不想  任那秋风扫心旌  哀歌长悲呜
 
自己的前程  就是要捏在自己的手心
你不惜破釜沉舟搏大运呵
你终遇仁者  转系成功改命运
 
二、无奈的坚忍
 
学兄  命运真会捉弄你神经
毕业十载续弦“无学”命
任凭缰绳勒紧  俯首听调令
 
山沟沟虽未被爱情所遗忘
你却只得掬悲饮泪  咀伤自捶心
任由青苔长满心中那小径
 
本是为学立业黄金期
却只能忍看青春尽付东流水
仰天长啸  何日柳暗花复明
 
所幸你胸怀定海神针  心火未燃尽
不甘降身屈志  不甘才情付幽冥
世间百味  你还想慢慢尝来细细品
 
你遙想骚豪  报国无门  荷冠任飘零
你再思诗圣  心忧天下  穷死在破船
你这点磕磕碰碰  又何足挂于心
 
你看去柔弱一书生  内藏铮铮一铁骨
身处逆境如潜龙  一旦云开日出
必将飞腾出海  穿云破雾御风行
 
纵然墨云如潮淹群星
岂能自戕性灵甘消沉
你自信  暴风雨后必是万里晴
 
三、骄人的腾飞
 
学兄  你此生真是不幸又有幸
人近中年  冰河解冻玉宇澄凊
春风消愁云  喜迎百花汛
 
“志于学”的时代终来临
你紧紧拽住了这千载难逢稍纵即逝的机遇
迎来了喜鹊登枝报佳音
 
你这游子呵  忘情地扑进母校的怀抱
你戏称  你是“文革”后“黄埔一期”
深耕拓荒育良种  岂敢辱使命
 
抑之愈久呵  扬之愈劲
你就像历经千年挤压的火山
喷发出气冲霄汉的滚滚热情
 
你就像唇裂舌躁口喷火
终于穿越茫茫大漠
找到生命之泉的生灵
 
你就是出笼狮  你就是下山虎
如饿虎扑食  如雄狮登顶
曾几何时  你的足跡己遍群岭
 
穿越千古隧道  纵览世纪风云
今日登门  探吴梅遗珠
明日举杯  邀一多纵评
 
攀词山  游曲海  赏诗境
拜谒稼轩谈爱国  巧借宋词论人生
看清短长定准位  咬定青山不松劲
 
鏖战于词学批评  
驰骋于诗画比较
任潮起潮落  胜信步闲庭
 
认准趋势  跨界研究  开拓大文科
不因仰山之高见水之深而裹足
一任内在情结  去驱使  去浸淫
 
“中国的《拉奥孔》”才热传
百万长卷绘画思想史又问鼎
一转身  已开启词艺史的探寻
 
以无惑之人生  去解多惑之学术
自觉扛起天降之大任  致力于
为华夏文明添一笔浓墨重彩的愿景
 
你沉迷治学  不知疲倦为何物
你才思奔涌  势如大潮不可抑
枯木逢春呵  寂寞古林何欣欣
 
你果真如潜龙出海  一指冲天
腾雾驾云  御风而行
日飞千里  举座皆惊
 
又如那游龙戏珠
众多课题  把玩于股掌之中
是那样的随意随愿随心
 
你自称  只是一拓荒牛  有股子牛劲
你只是延续了年轻时争夺跳高冠军的
那股志气  那股韧劲  那股豪情
 
我们仿佛又见你拣回了青春
重返赛场  健步如飞  身轻如燕
飞越一个又一个高度的矫健的身影
 
你似乎更像一只岩羊  从不露锋芒 
善平衡  极坚韧  温文儒雅  傲视群雄
稳步行进于羊肠小道  攀登于悬崖绝顶
 
四、醉人的芳香
 
学兄  你研中教  你教中研
你视学术为生命  你视教学为使命
三尺讲台论古今  精心点拨破迷津
 
你滋兰树蕙  首扬德馨
你既修大德  又护细行
你竭虑殚精  倾情栽培桃李林
 
你引领学子  宏阔视野高屋建瓴
探明路径  精耕细刨打深井
在游泳中学游泳  在攀崖中学登顶
 
难忘呵  你明明如月朗朗似星
用数十载知行合一的言行
镌刻了  一块刻骨铭心的师德铭
 
难忘呵  你身正风清淡泊志明
用满腔志在复兴的赤子情
潜移默化了  一届又一届学子的心
 
难忘呵  你那如高僧入定的背影
一扫浮躁  一扫惰性
铆足了学子的坐功与韧性
 
你爱生如子如友  望之俨然即之温
一如外冷内热的保温瓶
不时送上丝丝缕缕家溫情
 
门生如坐春风如沐甘霖
一个个如蚕历经三次蜕皮
吐丝  结茧  破茧  羽化而飞行
 
有的升任博导  有的坐镇学林
有的客串央视百家讲坛连轴主讲
画出你心目中一道最靓丽的风景
 
试问从留校到博导  从师大到暨南  
哪一页沒留下你醉人的芳香
哪一处没留下你三立的足印
 
五、少憾的淡定
 
学兄 高強度挺进的脚步
你停不下呵  即便诸指标飘红
你还想再赶几程  再圆梦境
 
你三步并作两步行
欲借朝阳之晖济桑榆
惟期延续美丽远照明
 
直到健康严重透支上了手术台
你才为学术生涯画上了休止符
不情愿呵  还有多少宏愿待践行
 
你还有四百万字腹稿未出炉呵
你多想  能再为祖国奉上一卷
描绘五千年故国文明的壮锦
 
可身体已容不得你举棋不定
你只得紧急刹车  提前结集
但求少留份遗憾  多留份雪被下的宁静
 
生活呵  从不会尽遂人愿尽遂人心
得失总是如影随行难完美
能化有限为无限  不负此生乃是三生幸
 
你也想及早解甲卸鞍  当回飞天鹤
无羁无绊  携妻周游世界散散心
換个活法  安度余生享闲情
 
谁知文集才编就  癌魔又来袭  
彩云倾刻化冰霰  阴刚转晴复转阴
我等真是五味杂陈潮难平
 
虽说一生难无憾  君却不悔多淡定
纵然癌魔入侵至骨扩张至全脑
你照常侃侃而谈  一如傲立沙场之将军
 
你何以如此坚强又淡定  只因为呵
你已踏碎坎坷飞越悬崖凌绝顶
美美地领略了一览众山小的美景
 
只因为呵  先贤哲学早已入骨髄
视生老病死进退忧乐为寻常  从古至今
一如月有圆缺与阴晴
 
只因为呵只因为
你以前半生的艰难与曲折
玉成了后半生的腾飞与壮行
 
你用后半生的腾跃  跑完了一生的征程
志学  而立  不惑  知天命
耳顺  从心不逾矩  谁不敬呵谁不敬
 
你已终结了文化苦旅  已可含笑而远行  
你就是站在灯火阑珊处的那一位
你活出了品位  你凝就了生命的极品
 
试问此生还有何等事  更能胜此值庆幸
留下煌煌十二卷  蔚蔚三士林
喜看身边身后浪逐浪  一心与君奔共赢
 
注:邓乔彬,广东珠海(原中山)人。1962年考取华东师大物理系,次年经力争与考试转入中文系,1967年毕业。1978年考回母校读研,以词曲为方向。1981年毕业留校任教。1994年被评为教授,1995年被评为古代文学博导。2002年被引进暨南大学任古代文学学科带头人,创博士点。现兼任中国宋代文学学会副会长、《词学》主编等。邓君的《吴梅研究》,有幸获得华东师范大学中青年学术著作出版基金会资助得以问世。这成就了其学术研究的一个可喜的起点。从此,学术成果如雨后春笋。2013年,汇编成《邓乔彬学术文集》12卷,共约750万字。另有编著约200多万字。1964年春,邓君以1.92米的成绩打破上海市高校跳高纪录,並保持15年之久。邓君据暨南大学全校征稿拟就百字“师德铭” 与百字“学子铭”, 经校长办公室会议讨沦,用汉白玉雕刻,于2013年5月立于暨南大学教学楼,以申其旨而志其芳。
 
(作者系我校中文系1962级校友。毕业后奔赴地处青藏高原瀚海深处的茫崖从教15年,是州镇两级人民代表。1984年调至南通市委党校任教至退休,副教授。)
          
 
 
 
作者: 后志明 | 信息来源: | 发布日期:2016-09-12 | 浏览次数:
更多


微信 APP(苹果) 我要捐赠 APP (安卓) 微博 RSS

上海市中山北路3663号华东师范大学办公东楼209室 上海市东川路500号华东师范大学办公楼806室 Tel:021-62235878 021-54345217
校友投稿: lwxz@admin.ecnu.edu.cn Copyright © 华东师范大学校友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