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首页   校友风采

张立新: 一颗学术的沉湎之心

张立新,1999年考入华东师范大学教育管理专业研究生,2004年考入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专业博士,2008年毕业后就职于浙江省宁波市教育科学研究所。现任副所长,主持教育政策研究、德育研究,任宁波市陶行知教育研究会副会长、宁波市中小学德育研究会副会长、宁波市教育学会学术委员会副主任,2012年入选“宁波市拔尖创新人才和领军人物培养工程”。先后在教育类CSSCI来源期刊上发表十多篇学术论文。参与翻译《杜威全集(第五卷)》(杨小微主译,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0年出版),出版专著《组织变革:重建学校管理新关系》(中国教育报推荐为“2011年影响教师的100本图书”)。任宁波市《教育改革与发展论丛》编委,承担两项教育部教育科学规划立项课题的研究工作。 

815日上午,我们来到了宁波教育科学研究所拜访华东师范大学校友张立新。未见到张校友之前,我们以为他是位不苟言笑的教育工作者,一直怀揣着紧张情绪准备此次拜访。张校友与我们的父母差不多年纪,带着长者的亲切,又善意地以学长的身份拉近我们之间的距离,舒缓了我们紧张的情绪。

 

△张立新校友与志愿者的合影 

手不释卷,多年始终如一

张校友的办公室不大,一进门,左手边就是一堵墙,墙壁上没有什么装饰物,只有一台空调,空调下面贴着一张A4纸,上面写着两行字——“认真学习 刻苦钻研”。右边的墙被书柜挡住,书柜分三层,只有中间那层柜门是玻璃的,一眼望去全是书。书柜前靠窗的地方,放着一张办公桌,桌前一张办公椅,桌上有台电脑,还有厚厚的两摞书。采访结束后数了一下,一摞有十几本。身后那堵墙边靠着一张木制长椅,我们就坐在那儿与张校友聊起了天。十平米左右的空间,容纳不了太多东西,可又容纳了太多东西。

“这些是我最近看的”,当我们问起办公桌上的书本,张校友这样答道。我们后来才发现,靠墙的书柜里面,满满当当放的全是书,而这只是张校友的一小部分书籍,家里摆放的更多。言语之间,呈现在我们面前的仿佛不是一位功成名就的教科所副所长,而是一位博学多识、沉湎学术的教育爱好者。 

阴差阳错,步入教育行业

张校友原是安徽人,1990年参加了高考,进入了安徽师范大学语文师范专业。“我原本填的是中国政法大学”。据张校友回忆,当时身为农村孩子的自己想法并不多,听了村里人的建议,便一门心思想去念法律,毕业后从政。而高考那年,报考中国政法大学的学生相比以往多了许多,便错失了第一志愿。而当时安徽省有个惯例,只要是没被第一志愿学校录取的学生,统统被安排至安徽师范大学入学,就连语文师范这个专业,也不是自己选择的。当时张校友是失意的,原本自己的分数很高,可以往北上广这些大城市跑,却被留在了安徽省。自此,张校友的人生轨迹与教育有了牵扯。

正如所预料的那样,张校友毕业后的确成为了张老师,进入安徽省铜陵市第一中学教起了语文。铜陵市第一中学是一所省重点高中,而当时的张校友是一位班主任。出于责任心以及上进心,张校友开始关注教育类期刊,也开始为校刊书写文章。曾经的高中同学在华东师范大学念书,为他寄来了基础教育类书籍,其中就有叶澜老师写的《教育概论》。正是这本《教育概论》,为张校友进入华东师范大学埋下了伏笔。

“这本书跟其他教育学教材完全不同!”张校友早先就已阅读了大量的教育类书籍,而这些书中所讲的教育学,往往侧重概念、定理的阐述,对于当时身为一线教师的张校友而言,几乎起不到教学上的指导作用。而叶澜老师所著《教育概论》,“从人的发展角度讲教育”,与其他教育学教材不一样。许多教育学书籍这样定义教育:“有组织地、有计划地影响人的身心发展。”叶澜老师将教育分成不同的教育阶段,每个阶段都有其发展特征,“与我们一线教师最吻合,是我们最需要的”。自那时起,张校友开始关注叶澜老师所研究的领域,开始关注华东师范大学。 

相约华师,三年又四年

工作五年后,张校友考入了华东师大教育学系读硕士。当我们问及选择华师的理由,张校友笑了笑说“我看的东西都是华东师大的”。工作时,张校友受叶澜老师的启发,发表了一些文章,在市里小有名气。张校友打算在华东师大“多学点东西”,三年后再回到安徽铜陵一中继续工作,而三年的华师生活却令张校友改变了初衷。

刚刚入学的张校友最开始进入的是教育学系,班里有20来个同学与张校友一样,曾是一线教师。第一年,他们与未参加过工作的同学一起上课学习,第二年则被分到了新成立的教育管理学系。“被分到教育管理学系,我原来是闷闷不乐的”。张校友告诉我们,他在教育管理学系学教育经济、教学管理、教学评价、教育督导方面的课程,而他原是想多多接触心理学、教育学方面的课程的。那个时候,教育学系主任袁振国老师为学生做的一些事情,令原本想回归一线的张校友萌生了读博的念头。袁老师为学生们创办了“学术星期四”。每隔一周,他都会邀请各个领域出色的人才为学生做讲座,其中有研究人口学的桂世勋老师,也有创立尝试教学法的邱学华老师,还有在语文教育界不断掀起改革浪潮的复旦附中的黄玉峰老师。自此,张校友与同学们夹着笔记本,在学校里面听各种讲座,华师的资源令他们收获颇丰。

张校友给了我们一个词——学术的沉湎之心。在华东师大的三年,张校友觉得很享受。学校的学术氛围,周边人的勤勉,激励着他汲取养分。硕士还未毕业,他就决定读博。2002年毕业后,张校友并未回到安徽,他来到了浙江嘉兴的一所民办高中,就是为了方便随时来华东师大。工作之余,张校友准备考博,两年后他就又拿到了华东师大的博士研究生入学通知书。张校友的爱人也是一位教师,孩子即将步入小学,两年间,张校友顶着各种压力坚持着心中的梦想,一步一步地再次向华东师大靠近。

再次进入华东师大,张校友有了更明确的目标。他迫切地想深入了解教育形势的发展变化,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想“学扎实”,埋头苦干,看看自己是否能为“中国的教育发展”做些事情。张校友是杨小微老师的大弟子。张校友再次跨入华东师大之际,恰逢杨小微老师进入华东师大不久,与叶澜老师的学术团队一起从事 “新基础教育”研究,张校友由此获得了学习“新基础教育”的理论研究和实践探索的宝贵机会。“叶老师要求严,杨老师要求更严。”读博的几年,也是张校友压力最大的几年,除了学业上的压力,也有经济上的压力,而他的咬牙坚持以及导师的关怀造就了如今的他。

读博的时候,才是“真正地读书”,总觉得时间不够用。第一年,杨老师要求潜心读书,把理论功底打扎实,张校友看了许多书,平均每4天一本,每月一次读书报告会,或是自己主讲或是参与讨论,只有扎实读书了才能顺利从报告会出来,因此每月的读书报告就是一次学术炼狱,更是一次宝贵的精进。除此还要写每月学习心得和反思不足,提出改进计划。第二年论文选题,开始聚焦研究,第三年便是写论文初稿,修改再修改,最后顺利答辩,放下了悬着的心。张校友不曾详细地向我们讲述他读博时的经历,但从他叙述的方式以及字里行间所流露的情感,不难想象他是如何执着。 

脚踏实地,扎根宁波教科所

2007年,张校友开始关注各类招聘信息,宁波教育局刊登在《教育研究》上的招聘启事引起了他的注意。谈笑间,张校友拉开抽屉,从一个文件夹中找出了当初那则招聘启事。我们浏览这则启事的同时,张校友讲述了选择这份工作的原因,这份工作“与实践结合更紧密”。

宁波教育局当时面向全国招聘5名教育科研人员,伴随着良好安置政策的是苛刻的招聘条件以及严格的面试程序。第一次面试,是为宁波全市的教科人员做讲座。“讲的时候心里打怵”,听讲座的200多人都是一线卓有成就的科研工作者,每个人手里都有一张评分表,每位应聘者需要在30分钟内将自己的想法呈现给大家,张校友当时讲的是“一线教师如何把一个课题做好”,以扎实的理论功底和丰富的实践理解获得了满堂彩。而第二次面试是以答辩的形式进行,可想而知,压力不仅仅来自于竞争者,更来自于自身以及评判者。

“把工作当做研究做,把问题当作课题做”,这是当时宁波市教育局局长说的一句话,张校友至今牢牢记在心里。2009年,国家启动制定“中长期教育发展规划发展纲要”,张校友作为宁波市的教育规划的执笔人,先后写了20多稿。紧接着,张校友又执笔十二五、十三五规划等一系列重大项目工程,教科所也由此成为宁波市教育发展的重要智库。此后,与中国社科院合作课题,推出了《教育提升城市竞争力》等系列成果,又与华东师大李家成教授一起牵头,发起“中国班主任研究论坛”。主持宁波市中小学德育科研,开创了德育专项个人课题研究项目,极大调动了一线教师关注德育的科研热情,宁波市成立的“学校德育研究发展指导中心” 由此落户宁波教科所。张校友秉承着华东师大赋予的“务实勤奋”的学术传统,坚持专业立身专业思考,和他的科研团队一起推进着教育实践在变革中实现发展。

我们并不十分了解张校友所做的工作,谈话之间也只捕捉到只言片语,不足以详尽地描述张校友的工作内容。但通过采访,我们所能感受到的是,张校友的脚踏实地以及厚积薄发。尽管专业不同,尽管阅历相差甚远,我们却与张校友产生了共鸣。做学问,需要一颗对学术的沉湎之心。

 

作者系我校教师教育学院2016级研究生

 

 

作者: | 信息来源: 华东师范大学校友会 | 发布日期: 2019-02-27 | 浏览次数: 34
更多


微信 APP(苹果) 我要捐赠 APP (安卓) 微博 RSS

上海市中山北路3663号华东师范大学地理馆112室 Tel:021-62235878 021-62235002
校友投稿: lwxz@admin.ecnu.edu.cn Copyright © 华东师范大学校友会